<th id="bqe99"><pre id="bqe99"><dl id="bqe99"></dl></pre></th>
<dd id="bqe99"></dd>

<th id="bqe99"></th>
<rp id="bqe99"><object id="bqe99"></object></rp>
    <th id="bqe99"></th>

    <dd id="bqe99"><track id="bqe99"></track></dd>
    <th id="bqe99"></th>
  1. <rp id="bqe99"><ruby id="bqe99"><input id="bqe99"></input></ruby></rp>
  2. 利川市健康扶貧,關鍵時刻拉一把

      利川市汪營鎮井壩村1/6的人口因病致貧,許多家庭為治病被拖垮——

      健康扶貧,關鍵時刻拉一把

      

      圖為:傍晚,村民喜歡聚在一起跳廣場舞。(汪彤攝)

      

      9月25日晚7點,夜幕降臨,利川市汪營鎮井壩村村委會前的廣場上,村民們聚在一起跳起了廣場舞。“今天是個好日子,心想的事兒都能成。明天是個好日子,打開了家門咱迎春風……”伴隨熱情奔放的樂曲,村民們一招一式,像模像樣,贏得陣陣掌聲。

      人群中,一位身材微胖的中年婦女笑著笑著,眼眶噙滿淚水。她叫張建華,今年39歲,是井壩村因病致貧戶之一。被問及流淚的原因,張建華有些不好意思,她擦去淚水笑著解釋說:“我就是高興,覺得現在特別幸福……”

      全村521人因病致貧

      張建華家在村里原本條件并不差。

      2010年,張建華的小兒子一出生就被確診為先天性心臟病。她和丈夫譚明建花光積蓄,又找親戚借債,給孩子動了手術,才保住性命。孩子出院后,年幼體弱,生病不斷。夫妻倆不敢外出務工,還要承擔孩子的看病費用,生活逐漸陷入貧困。

      2015年,張建華家被確定為建檔立卡貧困戶。夫妻倆商量,孩子漸漸長大,身體恢復較好,家庭負擔開始減輕,譚明建可外出務工,張建華在家養豬種菜,一定能盡快脫貧。2016年,家中5頭能繁母豬下仔30多頭,賣了1.8萬余元,償還了部分債務。

      不料,天有不測風云。2018年7月,操勞過度的張建華被確診患上血小板減少性紫癜。得知消息,譚明建徹底懵了,他從未想過平時連藥都很少吃的妻子居然會突然患病。

      治還是不治?會不會像之前一樣,為了治病,再次傾家蕩產?夫妻倆頓感無望。

      在井壩村,像張建華這樣因病致貧的家庭還很多。來自利川市扶貧辦的統計數據顯示,該村因病致貧人口521人,約占全村總人口的1/6,是該市健康扶貧任務較重的村莊之一。

      因病致貧的家庭,各有各的不幸。利川市醫保局工作人員楊勝慧告訴記者,井壩村超一半因病致貧人口,屬于慢性病或重癥患者。治療慢性病或重癥是一場持久戰,時間跨度長、花費大,很多家庭正是因此被拖垮的。

      貧困家庭的命運因此逆轉

      了解到張建華家的貧困狀況,駐村扶貧工作隊隊長吳忠魁主動找到譚明建說:“國家現在有健康扶貧政策,看病費用可以報銷。你家是低保戶,還有一定民政救助。你們先好好治療!”正為給妻子治病犯愁的譚明建,心里重新燃起了希望。

      原來,利川市從2018年開始構建起“基本醫保+大病保險+醫療救助+兜底保障資金”四位一體健康扶貧保障制度。制度伊始,貧困戶身上就如同戴上四重“護身符”。

      根據政策,利川農村貧困人口在縣域內一級、二級、三級定點醫療機構住院政策范圍內醫療費用,基本醫療保險報銷比例分別為90%、80%、70%;農村貧困人口大病保險起付取消封頂線,符合大病險保障范圍的費用報銷比例根據費用多少按65%、70%、80%報銷;農村貧困人口經基本醫保、大病保險報銷后,政策范圍內的自付費用部分,還可根據實際接受70%或75%醫療救助,年度最高救助限額為8萬元,農村貧困人口的孤兒、特困供養人員可享受全額救助;經基本醫保、大病保險、醫療救助后,政策范圍內實際住院治療費用報銷比例依然達不到90%的,繼續由補充醫療保險補足90%以上,政策范圍內個人負擔費用不超過5000元;經分級轉診到縣域外醫療機構住院的,政策范圍內醫療費用由補充醫療保險補足85%,政策范圍內個人負擔費用不超過8000元。

      2018年8月,經利川市人民醫院轉診,張建華在恩施州中心醫院開始第一次治療。隨后半年里,她在恩施州中心醫院和利川市人民醫院先后住院兩次,病情總算得到控制。三次住院費用,累計花費3萬余元。多項政策疊加,出院時,張建華最終報銷超過2萬元。

      與張建華突發性疾病不同,和她同齡的譚明輝是個患有慢性病特殊病種的老病號。一條腿先天殘疾的她,10多年前被查出慢性腎衰竭,多年來一直靠透析和服藥維持生命。為了治病,夫妻倆幾乎借遍親朋好友,負債累累,治療被迫中斷幾次。被納入建檔立卡貧困戶后,這個苦難的家庭終于迎來曙光。

      根據當地健康扶貧政策,患特殊慢性病的貧困患者,經評審符合標準后,統一納入門診慢性病管理,按具體病種,每年給予1600元到3000元不等的定額補助。患了屬于國家、省規定的25種大病和基本醫療規定的門診重癥,門診治療費每年還可通過基本醫保報銷70%。

      慢性腎衰竭既屬于特殊慢性病,也屬于門診重癥。如今,譚明輝每月定期在醫院做透析,報銷治療費用的同時,每年還可享受2500元補助用來買藥,治療負擔大大減輕。

      譚明輝的丈夫蔣勤中介紹,通過規律治療,妻子的病情已相對穩定,生活基本能自理。“她的病控制住了,我在外面才安心。”蔣勤中告訴記者,以前整天擔驚受怕的,根本沒法做事!去年,他家享受危房改造政策,老房子得以重新整修,全家人在新房里過了個歡樂的春節。“有時在關鍵時刻拉這么一把,一個貧困家庭的命運可能就此逆轉。”利川市扶貧辦主任楊鎮全感慨說。

      保了健康,也改了觀念

      過去,井壩村污水橫流,村民家門口雞糞鴨糞滿地,氣味難聞。基本的環境衛生無法保證,村民健康意識薄弱。很多人發現身體有問題時,已錯過最佳治療時期。“不能再走重事后補償、輕事前預防的老路。”楊鎮全說,只有從大健康大衛生的角度,由對抗疾病轉向呵護健康、預防疾病,才能管長遠。

      為預防新的因病致貧和因病返貧現象出現,去年12月以來,利川市衛健局牽頭,組織當地多家醫院,三次下鄉現場集中評審特殊慢性病,將符合標準的所有農村特殊慢性病人口全部納入特殊慢性病管理。市殘聯也啟動三次殘疾人集中評殘辦證,確保篩查一人不漏、待遇全部享受。

      改善居住環境,從改變不良的生活習慣和生活方式做起。吳忠魁告訴記者,近年來,通過推進廁所革命、農村飲水安全工程、綠滿荊楚、美麗鄉村等民生項目,井壩村村容村貌完全變了樣。

      井壩村氣候潮濕,以前村民不愛開窗,屋內空氣不好,容易滋生細菌。現在通過健康知識普及,家家戶戶都知道,環境整潔才能少生病,勤曬太陽勤通風,屋里屋外收拾得干干凈凈。婦女們愛上了廣場舞,爹爹們早晚出門散散步,呼吸新鮮空氣。

      健康扶貧,保障了村民們的身體健康,更將健康生活的理念種進人們心田。(汪彤 張宇雙 王勰)

      斬斷因病致貧返貧的“窮根”

      每個因病致貧戶背后,都有一段辛酸的過往。每一個健康扶貧的案例,都是一個暖心的故事。

      行走在利川市西南部的這個小村莊,記者真切感受到,健康扶貧政策如同及時雨、雪中炭,在關鍵時刻給一個個深陷困境的貧困家庭送去溫暖,帶來希望。

      疾病是致貧、返貧的重要因素,許多家庭為治病被拖垮、甚至絕望。如何斬斷因病致貧返貧這個“窮根”?利川市一方面做“減法”,通過重重醫療保障、精準分類救治,切實降低貧困家庭就醫負擔,幫助貧困人口恢復勞動能力;另一方面做“加法”,通過完善醫療服務體系,增強人們的健康意識,提升貧困人口健康狀況,為各地實施健康扶貧、打贏精準脫貧攻堅戰探索了有益經驗。

      讓貧困人口看得起病、看得好病、看得上病,讓他們少生病,希望利川健康扶貧之路行穩致遠,更多惠及貧困群眾!(汪彤)

      利川脫貧檔案

      利川市位于我省西南部,是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國土面積最大、人口最多的縣級市,也是國家扶貧開發重點縣市。2014年,全市建檔立卡貧困戶6.9萬戶21.6萬人、貧困村141個,貧困人口絕對數居全省縣市第一。其中,因病致貧26161戶75841人,致貧率為34.99%。

      近年來,該市全面落實參保資助政策,建立“四位一體”健康扶貧保障體系,撥付農村貧困人口“兜底保障資金”5254.5萬元,實行“一站式一票制”即時結算和“先診療后付費”制度,分類落實大病慢病管理,有效破解了農村貧困人口因病致貧返貧難題。

      截至2018年底,全市累計實現15.96萬貧困人口脫貧、105個貧困村脫貧出列,貧困發生率下降至7.5%。

    責任編輯:劉衛

    Nutaku